首页 关于bob官方网站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办公机构 新闻资讯 bob官方网站观点 职业发展 联系bob官方网站

关于公司股东重大分歧解决机制的备忘录

2020-04-10
[结论]
  公司股东出现重大分歧时,公司法司法解释五提供了调解+裁决的解决路径,但需注意的裁决的前提是“协商一致”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
一、背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五)》已于2019年4月2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6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9年4月29日起施行。
第五条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重大分歧案件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决分歧,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
(二)其他股东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三)他人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四)公司减资;
(五)公司分立;
(六)其他能够解决分歧,恢复公司正常经营,避免公司解散的方式。
该条规定,为股东出现重大分歧时,提供了解决路径,但是该条款的理解和适用上有待于司法实践,经一步深化。
二、关于该条司法解释的几点理解
1、司法解释强调调解优先原则。
股东重大分歧案件,在公司法层面没有非常明确的裁判条文,在民事诉讼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法院都是强调调解,部分案件会建议当事人撤诉处理,少量案件会采用驳回的方式。这次司法解释做了规定,目的是为全国各地法院统一裁判思路,尽量采取调解的方式。
2、法条列举了几项内容,属于比较的明确的解决方式,但是这些内容属于定性的标准。没有涉及定量的内容,定量的内容其实需要通过,当事人协商一致确定,法官在处理案件中可以发挥引导作用,不仅可以多方式选择考虑,也可以着重就某一点进行深入。比如收购股权的事项,在双方沟通过程中,采用竞价收购方式,以价高者得之。
3、本条适用的二个前提是“协商一致”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第二个前提比较容易理解,“协商一致”需要综合考虑,什么时间段协商一致,诉讼之前还是诉讼之后?文件签署方式?股东会决议方式?口头协商一致?这些具体问题,在案件处理时,应当灵活应运。
4、“公司分立”方式不足取,虽然法条规定了这个方式,考虑到原被告股东之间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双方之间的人合性的信任基础非常弱了,即使双方分开,也不会愿意再为对方承担责任。公司分立无法解决双方之间的责任分担问题,形式上看是分开了,但实质上说,二者是捆绑在一起。这个法条估计会成为“休眠法条。”
三、参考案例
张志、付义民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案号: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9民终2076号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于2013年10月21日在任丘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成立,注册资本300万元,第三人张业伟出资138万元,持股比例46%,原告付义民出资81万元,持股比例27%,第三人张志出资81万元,持股比例27%。2016年3月6日,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内容为“股东张志所持有公司27%的股份,整体打包作价贰佰万元整,由公司整体收购。张志的股份转让现金贰佰万元作为公司借款。会中确定公司股份要重新到工商局进行变更登记,对现有的两个股东所持有的股份进行变更,张业伟的股份变更为63%,付义民的股份变更为37%。”该《股东会决议》未办理企业工商档案备案登记。2016年3月28日,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作出《原股东会决议》,内容为“将张志所持81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的27%,出资方式为货币,将其中51万元转让给张业伟,其中30万元转让给付义民,依照法律及公司规定,受让方享有相应权力、承担相应义务,张志不再是公司股东,不再享有相应权力、承担相应义务。”2016年3月28日,第三人张志作为转让方与受让方第三人张业伟、原告付义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将第三人张志所持81万元股权,分别转让给第三人张业伟和原告付义民。2016年3月28日,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作出《新股东会决议》,内容为“成立新的股东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理、董事不变。将公司股东出资情况变更为:张业伟出资189万元,占注册资本的63%,出资方式为货币;付义民出资111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7%,出资方式为货币。”并以2016年3月28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及《股权转让协议书》办理了企业档案备案登记,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的章程作出了相应的修改。2017年6月12日,第三人张志向信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向其偿还股权转让款转化的借款本金200万元等,信阳仲裁委员会已作出(2017)信仲裁字第041-1号《裁决书》,支持了第三人张志的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股东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出资是法律明确禁止的,股东可以在公司成立后将股份转让给其他股东或股东以外的其他人。股东将持有的股份由公司回购有严格的条件和程序限制,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公司回购第三人张志的股权显然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的公司回购的条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五)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2016年3月6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将第三人张志的股权由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收购,股权收购款作为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向第三人张志的借款,且第三人张志已通过仲裁向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主张偿还前述股权回购款转化的借款,明显属于未经法定程序将第三人张志出资抽回的行为,因此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2016年3月6日所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有悖于《公司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本案中第三人张志提出该《股东会决议》没有实际履行、且已被2016年3月28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变更的辩解,因本案诉争的是2016年3月6日《股东会决议》的效力问题,与是否实际履行、是否变更无关,第三人张志的辩解可认为是否认2016年3月6日《股东会决议》效力的自认。同时,根据工商登记资料记载,第三人张志持有的全部股权已经转让给了公司其他股东,其股权显然不能再主张由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回购。《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2016年3月6日所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内容明显违反了公司法规定,显属无效。第三人张志提出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2016年3月6日所作出的股东会决议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答辩意见不成立。理由是,其答辩意见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且其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不完整,其引用的“当事人协商同意公司或者股东收购股份,或者以减资等方式使公司存续,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前面还有以下内容:“人民法院审理解散公司案件,应当注重调解。”该条规定当事人协商同意公司或者股东收购股份的适用条件是公司解散,很显然本案不能适用该条规定。故对上述答辩意见不予采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6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无效。案件受理费80元,由被告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负担。
张志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付义民起诉;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违法做出判决,判决认定的《股东会决议》系复印件,而非原件,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第70条规定“书证应当提交原件。”原审却在没有《股东会决议》原件的情况下,仅依据复印件做出《股东会决议》无效的判决,严重违反法律规定。二、《股东会决议》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不应确认为无效,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其一、股东会决议内容不存在抽逃出资行为。《最高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12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又转出;(二)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出;(三)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四)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五)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该条款对股东抽逃出资的认定实为股东将出资款转出公司,并且损害了公司权益方,构成股东抽逃出资的行为。本案中,张志的出资款既没有转出河北力王公司,也没有损害河北力王公司的权益,与该条款的规定不符,因此不构成抽逃出资。原审以该条款的规定认定张志抽逃出资系曲解法律的错误认定。其二、《公司法》没有禁止公司与股东以协议方式收购股权的强制性规定。原审适用的《公司法》第74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的规定与本案情况不符,不应当适用,因为该条款仅是针对法定情形中持异议股东收购股权的规定。《公司法》并没有禁止公司与股东以协议方式收购股权的强制性规定,法律没有禁止的,即为允许。根据《公司法》及《合同法》之相关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东协议回购股权的内容在不违背《公司法》及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应属有效。其三、《股东会决议》名为公司收购股权,实为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该《股东会决议》第2条内容约定为“会中确定公司股权要重新到工商局进行变更登记,对现有的两个股东所持有的股份进行变更,张业伟的股份变更为63%,付义民的股份变更为37%,”。在公司注册登记时张业伟的股份为46%,付义民的股份为27%,而张志的股份为27%,而通过《股东会决议》张志的27%股份,其中17%转让给了张业伟,另10%转让给了付义民。显然《股东会决议》中的所谓“公司回购股权”以及“将股权转让款作为公司借款”,实质是公司对两股东付义民和张业伟实际受让股份,并支付股份转让款的一种担保形式。其4,《股东会决议》是否履行与是否有效没有任何直接的法律关系。原审认定“张志提出该《股东会决议》没有实际履行的辩解,可认为是否认《股东会决议》效力的自认”属颠倒是非,是毫无法律依据的错误认定。《合同法》第52条规定“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只有具备该条款规定的5种情形,才产生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法律没有规定合同因为没有实际履行而应当认定为无效。三、原审适用简易程序违反法定程序。《民事诉讼法》第157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56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157条规定的简单民事案件中的事实清楚是指当事人对争议的事实陈述基本一致,并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是指能明确区分谁是责任的承担者,谁是权利的享有者;争议不大是指当事人对案件的是非、责任承担以及诉讼标的争执无原则分歧。”本案《股东会决议》涉及金额大、没有证据原件、原被告争议大、存在原则上的巨大分歧,依法应当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但原审却违法适用了简易程序。综上所述,原审颠倒是非,枉法裁判,违背事实偏袒被上诉人,并违法适用简易程序,导致判决错误。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事实,纠正原审错误判决,支持上诉人所提上诉请求,维护法律正确实施和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付义民辩称:1.上诉人所主张的原审证据无原件而违法的情况,代理人认为原审中所出具的2016年3月6日股东会议决议上诉人已对其实质性做出了质证意见和辩解,该意见对是否为原件不产生否定的效力,因此,即使原审中没有原件但上诉人的诉讼行为已经对该股东会决议的存在和成立表示了认可。2.针对股东会议决议的合法性原审判决已经做出了详尽的法理和法律分析,因此代理人认为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请法庭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辩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1.一审中上诉人已经对于股东会议决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2.上诉人依据该股东会议决议另案向信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并向孝感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对于该股东会议决议系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理由不能成立。3.该股东会议决议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应确认为无效,该股东会议决议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上诉人的出资转出,依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二条规定应认定为抽逃出资显属无效,其次上诉人以协议方式要求公司回购股权不符合公司法相关规定。4.根据法律规定,没有原件的复印件并不是当然不能作为证据,何况原件只是没有当庭提交,原件是事实存在的,可以庭下后补。我国法律只是规定没有原件或原件证据线索或无其他证据印证的不能认定,本案上诉人在仲裁案件中提交的借款合同主要内容与该股东会议决议内容完全一致,可以印证该股东会议决议是三方股东签订的真实的事实决议,是客观存在的。如果上诉人明确表态该股东会议决议无效,我们予以认可,但是上诉人至今没有做出这样的表态,只是以所谓的没有原件为由想否定本案违法的决议,以及由此决议而产生的借款合同,这是不能成立的。本案上诉人将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款转为公司借款毫无事实依据,属于伪造公司债务,破坏了公司资本真实的公司法基本原则,明显属于违法而无效。上诉人持一个无效的借款合同向信阳仲裁委员会仲裁,竟然得到了仲裁机构的支持,我们感到无法理解和接受,才请求本案对于股东会议决议依法作出无效的认定。
本院二审期间,被上诉人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在信阳仲裁委员会卷宗材料中调取的2016年3月6日的股东会决议复印件,并主张该股东会决议系上诉人张志作为仲裁申请人与付义民、张业伟、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借款合同仲裁借款合同一案中张志作为证据提交的,仲裁委员会以此决议及所谓《借款合同》作出了仲裁裁决。
被上诉人付义民对以上证据质证称,加盖有仲裁委员会公章的2016年3月6日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能够证实被上诉人付义民所申请撤销的2016年3月6日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的存在,且上诉人张志作为主张权利的证据用于对河北力王机械配件有限公司的仲裁,其起到了抽逃出资的根本作用,并非上诉人所述的被销毁、被取代的情形。因此,应当依法撤销。
上诉人张志对以上证据质证称:1、该《股东会决议》是复印件,上诉人张志和被上诉人付义民均没有原件,该原件已毁;2、该《股东会决议》仅仅是上诉人张志和被上诉人付义民等人进行股权变更、转让过程中协商达成的一个草拟意见。仅是协商过程的一个见证。其不能作为其它证据,更不能以一份复印件,或者双方认可的复印件作为证据主体去判定效力,如认定有效、无效、撤销或履行等等;3、对于“无效”怎么认定,我国《合同法》第52条有明确规定,任何法律没有规定因为没有实际履行而应当认定为无效,且还是复印件。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付义民原审中申请确认无效的2016年3月6日的股东会决议,虽未提交原件,但根据被上诉人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二审中调取的仲裁卷宗材料,能够证实该股东会决议系由上诉人张志在仲裁程序中提交,且双方对签署过该决议的事实均予认可,故该股东会决议确实存在,且应自成立时生效,其作为证据使用并无不当,本院亦不持异议。关于2016年3月6日股东会决议是否构成抽逃出资,是否应认定为无效的问题,本院认为,抽逃出资是指在公司验资注册后,股东将所缴出资暗中撤回,却仍保留股东身份和原有出资数额的一种欺诈性违法行为。而本案中2016年3月6日的股东会决议系河北力王机械配件制造有限公司的所有股东协商一致确立的结果,且并没有证据证实该决议损害了公司权益,另根据2019年4月29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五)》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重大分歧案件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决分歧,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能够认定有限责任公司回购股东股份是法律所允许的,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审认定该协议属股东抽逃出资而确认无效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上诉人付义民主张该协议无效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张志的上诉请求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法院(2018)冀0982民初312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付义民的诉讼请求。
 

相关律师

  • 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公众号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
                 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2020 © 浙江bob官方网站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Hightac PRC Lawyer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7024353号-1网站建设:城池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