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bob官方网站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办公机构 新闻资讯 bob官方网站观点 职业发展 联系bob官方网站

工程质量保证金是否属于优先权范围

2020-04-10
工程质量保证金,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一部分,但由于该保证金支取的时间,一般约定在工程竣工验收的几年内单次或分多次支取,与其他主体工程款结算存在时间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6号)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有些观点不支持工程质量保证金属于优先权范围。2018年10月 2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议并原则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也未明确规定工程质量保证金属于优先权范围,但《解释(二)》第三十四条“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一年,自承包人催告发包人给付工程价款期间届满之日起算;承包人未履行催告义务的,以发包人应当给付工程价款之日起算。”可以解毒出,“工程质量保证金”这一类型的“工程价款”自“给付期间届满起算”,意味着,约定的质保金支付之日起,承包人是可以主张质保金的优先权。
同时,笔者检索到不少案例,支持“工程质量保证金”可以行使优先权。
 
[结论]工程质量保证金,属于建设工程价款的部分,应当属于建设工程优先权范围,其权利主张时间,应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质量保证金支付之日起6个月内行使”。
 
一、备忘录背景
2011年,A有限责任公司与B建筑公司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合同,合同约定,由B建筑公司负责建造A公司的大楼,合同约定,本工程价款暂定1000万元,合同订立后,支付工程款20%,其余按进度款付至85%,竣工验收后付至95%,剩余5%作为质保金,竣工验收后满二年无工程质量问题支付3%,竣工验收后满三年无工程质量问题支付2%。建设工程于2014年6月份通过竣工验收,经双方竣工结算,本次工程价款为1000万元。2016年10月,因A公司欠银行借款无法偿还,银行向法院起诉行使抵押权,B公司为维护自己权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其50万元质量保证金作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法院是否应当支持?
二、观点争鸣
    【不应享有优先权的观点】:
1、2002年6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225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6号)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本案工程2014年6月竣工验收,2016年10月B公司主张优先权行,已经超过了6个月;
2、由于工程质保金本应由承包人于工程款之外以自有资金另行支付,在其与发包人约定以工程价款的一部分抵作质保金之后,虽然表面上看,该笔钱款是工程价款的一部分,但实际上是以该部分工程款由发包人预先支付并转为承包人的工程质保金,该种性质的转变,已经使得该笔款项不再是工程价款,而是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协商确定用以担保工程施工质量的保证金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再行作为承包人的工程款纳入优先受偿的效力范围。
【笔者同意应享有优先权的观点】:
1、住房城乡建设部、财政部2016年《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办法》,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以下简称保证金)是指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从应付的工程款中预留,用以保证承包人在缺陷责任期内对建设工程出现的缺陷进行维修的资金。”所以质保金是建设工程款的一部分,理应属于《合同法》286条规定的建设工程价款范畴,当然在优先受偿之内。质保金属于工程款一部分,本案在施工合同中也已明确约定。至于质保金的性质“转化”之说,并无法律依据,否定质保金属于工程款的性质并不妥当,尽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浙民终字第9号上海星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浙江大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提出:“虽然工程质量保修金是从工程款中预留的,但此时款项的性质已经发生变化,即为保修金而非工程款。”的观点,但是法院没有详细阐述为什么性质发生变化的理由,不应当得出质保金不是工程款的结论。
2、司法文件和案例中,也明确“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可以包括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例如:安徽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二十三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或补充协议约定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从工程价款的余款中扣留,承包人主张该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可以包括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在内。”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浙海终字第220号、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2016)苏0411民初3583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渝高法民终字第00054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津高民一初字第0018号等。
3、虽然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意见规定: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但该规定只能满足,建设工程正常竣工,且工程款已经明确的一般情形;该批复规定之后,在各类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出现了大量的特殊情形,并不严格死扣法条,对该6个月的期间做了一些特殊规定或者判决方式对6个月的起算或主张权利方式进行了补充。比如
(1)《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中处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关问题的解答》规定: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
(2)《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及房屋相关纠纷案件若干实务问题的解答》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那么承包人行使该优先受偿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答:虽然上述批复规定了该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为六个月,但从《合同法》第286条的条文本意分析,该六个月的期限,仅是规定应由承包人向发包人催告支付工程价款,至于是否选择折价、拍卖等形式受偿的,并不在该期限内。但应当明确,从承包人催告时起,就意味着其知道自身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了,所以也应当从这一时间点计算该项权利的诉讼时效,即为两年,若两年还内不起诉的,则应丧失该优先受偿的胜诉权。
(3)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5)参阅案例52号“南通一建公司诉均英光电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案”(载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2015年第4辑)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起算时点做了突破性解释,其明确提出:“对于承包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应当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的规定处理。由于实践中工程竣工之日往往也是工程款应当结清之时,因此,承包人主张工程款优先受偿权一般应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但如果工程款债权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尚未届清偿期,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最早应当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即在发包人未按约定支付价款,承包人在合理期限内催告后,发包人仍未支付的,从此时起算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间。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述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建设工程优先权的效力起点应为发包人不按合同约定、逾期不支付工程款时。因此,如果当事人约定给付工程款的时间在竣工之日6个月后,应当尊重双方的约定,从债务到期后再起算6个月期限,作为建设工程优先权的行使期限。
从上述内容,不难发现为保护权利的正确适用,“权利能受清偿之日起算”已经成为众多法院所持观点,本案的质量保证金在依法可以受清偿之日,B公司有权主张权利。
三、参考案例
笔者通过一些案例的检索,发现许多法院在审判实践中,支持质保金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案例:
1、江苏航捷疏浚工程有限公司与华润电力(温州)有限公司、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航道、港口疏浚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浙海终字第220号】该案法院认为:“因航捷公司已履行完毕其施工任务,且海洋公司在该疏浚工程中的施工项目已经完工并与温州华电结算完毕,温州华电剩余未结清的是工程款质保金。……法院判令:温州华电在其应退还海洋公司的航道与港池疏浚工程质保金165213元限额内对航捷公司上述债权8935744.99元承担补充支付责任;航捷公司该项债权有权就该航道与港池疏浚工程折价或拍卖价款优先受偿;”
2、江苏德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常州华星银河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2016)苏0411民初3583号】法院肯定了质保金享有优先受偿权,为顺利办理破产案件,要求将质保金进行提存至城乡建设行政主管部门 ;“判决书主文:二、被告常州华星银河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工程质量保证金5493296元提存至城乡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并于质量保修期届满后向原告江苏德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结算并支付(以2016年6月14日为起算点,其中5381777.28元于质量保修期二年期届满后三十日内结算后支付,防水部分111518.72元于质量保修期五年期届满后三十日内结算后支付)。三、原告江苏德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处置工程价款范围内对上列第一、二项工程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3、重庆市弘山川实业有限公司与重庆一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渝高法民终字第00054号】法院支持了施工单位的2041.06794万元工程款,其中包括了质保金166.697058万元;对于2041万元的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也予以确认,法院判决“变更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渝中法民初字第00053号民事判决第六项为:重庆一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对重庆市弘山川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位于重庆市云阳工业园区B区范围内的LED节能灯生产项目一期1、2、3、4、5号厂房及厂区围墙、道路、管网等建设工程在2041.06794万元工程价款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4、浙江环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恒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津高民一初字第0018号】法院认为:质保金的性质仍然为工程款,浙江环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138994172元(含质保金)范围内享有碧水庄园三期工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5、上海家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昆山领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上海仲裁委员会(2013)沪仲案字第1499号】仲裁庭认为:按2013年10月19日《工程结算审价报告》审计确定的金额进行结算,扣除被申请人已付款300万元和未届期质保金2,512,979.05元后,被申请人尚欠本案工程余款44,746,601.95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2]16号批复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其建筑工程价款并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因此,申请人在行使优先权的有效期限内,对已竣工结算的全部已完工程(含“枫丹御园”住宅项目二期4#、5#、10#至13#、20#至23#、30#至35#共16栋楼房屋及雨污水工程、垃圾房、围墙等附属工程)在欠付工程款47,259,581元(未届期质保金2,512,979.05元+尚欠本案工程余款44,746,601.95元=47259581元)的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但消费者已经支付全部或大部分购房款的除外。
 

相关律师

  • 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公众号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
                 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宁东路269号环球航运广场29层
    电话:86-574-87320661
    传真:86-574-87198652
    邮箱:HR@hightac.com
    2020 © 浙江bob官方网站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Hightac PRC Lawyer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7024353号-1网站建设:城池设计